资兴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陈佩斯连称不会上春晚在我看来谁都能导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5:17:13 编辑:笔名

陈佩斯连称不会上春晚:在我看来谁都能导

陈佩斯(资料图)

京华时报8月22道陈佩斯和朱时茂是荧屏上的好搭档、生活中的好朋友,他们一直有合作一部作品的打算,但最近却各起炉灶。喜剧《好大一个家》是陈佩斯首次回归荧屏之作,除了担任导演,他还将和杨立新、刘蓓、白玉等组成“三夫两妻”。日前,刚结束了电视剧拍摄的陈佩斯,又一头扎进了话剧的排练场。一心只想把喜剧弄个明白的陈佩斯表示,不会再去尝试别的题材。谈及是否还会上春晚,陈佩斯连说两个“不会”,“我不是太关心谁来执导春晚,在我看来谁都能导。”

回归荧屏

论证长篇喜剧的可能

在事业的巅峰期隐居做话剧,十几年后又走上荧屏当导演,陈佩斯绝不是因为耐不住寂寞。谈到回归荧屏的真实原因,陈佩斯说道:“我是为了论证长篇结构喜剧的可能性。我曾一度认为喜剧的形式不合适用长篇电视剧来展现,二十年前我也做过电视剧《飞来横福》,只有十集,当年我的功力不够,撑起十集的量觉得很困难,那时我曾武断认为喜剧不适合做电视剧。现在随着对喜剧认识的提高,感觉其实长度限制不了喜剧风格,这次拍《好大一个家》就是为了完成自己关于喜剧理论的一个验证。这次的印证让我很有信心,我认为喜剧和基础的东西是一样的,这些规律性的东西是没有区别的,无论是舞台剧还是话剧都一样适用。”

以一种学者态度做话剧的陈佩斯被很多人称为“慢工出细活”,面对电视剧生产所追求的高速度,陈佩斯有自己的一套方式,“这就要把丑话说到前头。我在没有进剧组排练之前,就和制片人说,我需要有恢复技术的过程,我会比较慢,需要宽裕的时间,不能催我。”陈佩斯说,正是因为他们接受了这些条件,他才会去当导演。

圈内人给我打预防针

作为影视界的前辈,陈佩斯的心态有一种“好汉不提当年勇”的坦然,他说:“毕竟10几年没有拍过电视剧了,前辈真的算不上什么,影视剧的前辈多了,不是有的前辈找年轻明星对戏,年轻的明星说你和我助理对吧,这种事在圈里真不是笑话。你当导演,找演员说戏,懂礼貌的演员惊讶地看你一眼跟你点个头,不懂礼貌的直接转身骂你,这都正常。”

陈佩斯说:“对于这些我早有心理准备,但即使这样,我在回来当导演时,还是有很多圈内的朋友给我打预防针,告诉我现在的电视圈是什么样的。但是我觉得这次我的运气非常好,我们这个剧组可以说是集结了中国电视剧中最优秀的一些人,演员里面有杨立新、有刘蓓,大家合作得非常愉快,我觉得像我运气这么好的可能也不多,因为我们拍戏过程中,隔壁屋就有另一个剧组,据说打得都拍不下去了。”

谈到是否将自己的喜剧理念传递给了电视剧演员,让他们从中受益,陈佩斯说:“这个我还不知道,但是我们的执行导演确实是来学习的,因为在这个电视剧刚开始要拍,制片方找到他的时候,他就是听说我在要来学习的。”

导师身份

不怕学员离开剧组

在陈佩斯培训过的学员眼中,陈佩斯是他们登上舞台的“梦想导师”,在陈佩斯拍电视剧的过程中,他也不忘在合适的机会提携年轻演员。而电视剧一杀青,他立刻进入排练场培训演员。

尽管在采访中,陈佩斯坦言,自己培训喜剧演员,是因为有小剧场就需要有演员演出,而从外面聘用专业的演员成本太高,因此想到自己培养。但是这样的私心却因为爱才无法坚持到底。在谈到为何要将演员带到片场时,陈佩斯说:“我希望让他们有更多的实践活动,打开眼界,除了了解我们的排戏模式,也去学习别人是怎么拍戏的,也是鼓励他们多参与各种演出。”当被问到,如果演员们机会越来越多离开剧组,陈佩斯会如何对待时,他说:“那我当然很高兴啊,自己培养出来的人能够走出去,那就像鸟儿翅膀长硬了,要飞走,那是多令人高兴的事。”

说到这与自己培养演员的初衷相悖的时候,陈佩斯称:“我不是为我个人培养人才,我希望为这个社会培养一些喜剧人才,培养一些有用的人,古人说:‘不拘一格降人才’,人才不能等着老天降下来,那就要自己培养。”

投入舞台

话剧创作更加幸福

忙完了电视剧的拍摄,下半年,陈佩斯会全力以赴地投入话剧创作,除了下半年的喜剧节是每年陈佩斯的常规工作外,他还在忙一个话剧剧本的创作。对于话剧的题材和内容,陈佩斯不愿意透露,他说:“还没有成型。”陈佩斯坦言:“话剧创作很难,有的时候一个作品能够出来,有很大的偶然性。”尽管如此,当被问到,与电视剧相比,做话剧是不是很苦时,陈佩斯坚定地说:“拍电视剧辛苦得多。”

他说:“虽然从名利上来讲,话剧舞台和电视剧没法比,但是拍电视剧太辛苦了,那段时间就只能封闭在一个小地方,从早到晚,而且很被动,受很多东西的制约。几十集的东西,很多的工作都是在重复,很枯燥也很痛苦。感觉你玩儿不转它,而是被它玩儿了进去。”相比之下,陈佩斯认为话剧创作幸福得多,他说:“话剧一般就是两个小时的量,这个时间长度更合适一个人的创作时间,而排话剧的过程也要愉快得多,因此电视剧和话剧相比,我一定是更偏爱话剧的。”

但无论是话剧还是电视剧,陈佩斯坦言,自己只会做喜剧,不会考虑别的题材,他说:“别的我也不会啊,不是说能导演喜剧就能导演别的,悲剧、正剧,每个都有不同的套路,而我明年就60岁了,我不会再去把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了,我只想研究喜剧。”

是否上春晚

连说俩“不会”

当被问到会不会上春晚时,面对这个被无数次提及的问题,陈佩斯已不愿意过多解释,只是连续说了两个“不会,不会。”对于春晚,陈佩斯没有更高的热情,他说:“我不是太关心谁来执导春晚,在我看来谁都能导,我没有什么更多的感受。”

眼中的搭档

受不了他打高尔夫

谈起老搭档朱时茂,陈佩斯说:“我们一直有合作一部作品的打算,朱时茂为我们俩做了个剧本,但后来没弄成。而我这个剧本没有合适他的角色,要是给他安排,我肯定让他演一个割麦子的农民。”

说到朱时茂执导的作品,陈佩斯说:“他的东西都特别时尚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特别怪异,我都看不懂。”

生活中,朱时茂也有陈佩斯无法忍受的缺点,他说:“我最忍受不了的就是他打高尔夫球,哎呀,一个动作挥杆就要好半天,太占用时间了,这点我真受不了。”

原标题:陈佩斯连称不会上春晚:在我看来谁都能导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

作者:姜一平

洛阳治疗阴道炎费用
温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东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
洛阳治疗阴道炎医院
温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