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兴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青帝 第三百八十二章 入城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38:41 编辑:笔名

青帝 第三百八十二章 入城

听了这话,几个德高望重大儒面色一肃,对着马车大拜:“董卓豺狼也,自掌中枢,几行大逆,欺天废主,人不忍言,公治政清明,扶植农桑疏修坝灌渠,桑蚕麻丝,诚是与民休息,乡野欢声四起。”

“公又集兵练卒,今斩杀敌将,接回太后,当是报国效忠之臣,听闻消息,重负如释,无以报效,请受一拜,要有驱使,即当奉命”

见着众人拜下,虽听不见声音,太后远远望着,动了一下身子,又坐稳了,神情难辨说着:“刘使君,看来你很得士人之心啊……”

芊芊就笑起来,她虽不在意这些,但听闻,自是引以为傲,却是吩咐车夫:“继续前行罢”

“是,夫人。”车夫应一声,车驾继续前进。

出于某种自觉,太后放下自己车帘,金赤丝帘隔绝视线,只有阳光透过来,映在她静默的脸上。

她微微怔着,叹了一口气。

叶青看了一眼这窗帘,不禁一笑。

人才这事,关系国家气运,颖川文风天下闻名,号称天下人才半出颖,这是夸张,但可见对士人的影响。

在他的视角中,只见虚空中,白红气运丝丝凝聚,这就是这些士子的运数了,可惜不能尽为所用。

不过就算投了别家诸侯也没有关系,一旦时势到了,需要投降和内应……应景的时记起这一幕,或会跑来到刘备军中说:“故人来此,玄德公愿接纳否

就演一出倒履相迎,历史上曹操就是这样于,叶青占了这地利,自是抄袭……哦,学习到底。

当下叶青传令:“众士子其心可嘉,怎能避礼,请太后撤去乘舆,慢慢而行,以正天下之心。”

这话一落下,就有人顿时上前将车帘车座撤去,顿显出她一身太后朝服的华贵姿容。

太后吓了一跳,在众目睽睽中,她下意识挺起腰身――长年汉宫礼仪熏陶和习惯,让她的姿态完美无缺。

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,叶青心里暗赞,摆手让开。

众士子都望了过去,年轻士子罢了,有几个年纪大些的大儒,甚至在洛阳南宫的正殿列席过,亲眼见过帝后,这时目睹金赤鸾驾上这个女人,顿时震惊:“果是太后娘娘”

顿时上前大礼参拜,深深叩下头去,已是泪流满面:“幸睹天颜无恙,臣等拜见太后”

见着几个大儒叩拜,这些来自郡县的士人,都是心怀远志,而选择刘刺史治下的颍川郡无疑有过某种心理准备,这时相视间交换了认识,立刻跟着叩拜,目睹太后的凤颜。

黑压压四百士人,最后跪了一片:“臣等恭迎太后鸾驾”

“诸位多礼了。”太后虽有些心中忐忑,又略觉放心,叶青此举,固有着利用自己影响,但同时也稳固了自己的地位。

而这一幕,当让许多百姓看到,虽不解里面政治意义,但凡社会基础没被天灾人祸摧毁,汉室在民间影响力还深入人心,这时纷纷拜下:“太后娘娘千岁”

叩拜中,将士不由昂首挺胸,军容更是严整,整齐的步骑队伍滚滚而行,旌旗赤红一片。

太后见着,身子微微一震,目光恍惚,多年前她曾随皇帝参观征羌凯旋归来的北军将士,也是这样夹道欢迎,赤色如火的军气冲至云霄,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大汉军气盛荣,再往后就是不断的削弱……

这种久违、熟悉而陌生的冲击感……

太后身子晃了晃,她想说些,却脑海里空白,受了这些士人军民之礼,她抬手示意:“众位请平身。”

这只是一次路遇,车驾继续前行。

太后这才说着:“刘使君,哀家新丧二子……这样是不是……”

“您入许昌,臣有哀肃礼仪和丧期,但这眼下是迎太后之礼,是大政迁移,必须宣称出去,让子民都看到太后您的荣光”叶青说着,神情郑重,又吩咐着车夫:“入城时,经过集市放缓车速,以使人民得以瞻仰。”

说到瞻仰一词,叶青是有些恶趣味,可惜只有芊芊觉察,暗里瞪他一眼……原来是把太后当作泥塑偶像么?

真是大胆。

太后没有听出来,这时只是说着:“是哀家想差了。”

太后并不全信,叶青只是笑笑:“许昌是个好地方,您会习惯,您先进城,三日后在此颖水之畔正式接见士民。”

说着微笑,转首望着西北方向,在得到洛阳之前。

沿途景致正在飞快倒退,草木葱茏,空气清爽润肺,带着一种新清灵气,太后暗暗想着:“很奇怪,总感觉这几年来,这样的气息越来越浓郁了。”

骑兵在前开道,步卒紧随,车驾越过这片文会之地,许昌渐渐出现在视野中。

自古以来一座正规城池都有两道城墙,内墙长数里叫城,城里面集中住着权贵、官吏、工匠,集中手工业是城市的原始职能……

外墙长十余里叫郭,郭里面住着普通百姓,许多是工匠家属以及服务行业的居民,郭的出现比墙要晚,这城郭的区分是一种分工明确的城市规划传统,还有双重保护的作用。

但随人口繁衍倍增,围起来的墙郭就不够用,中原一带外族绝迹,这种保护限制渐渐失去意义,许多中原繁华城市的城郭外面也聚集了民居、街道纵横整齐,甚至有着集市。

许昌经过两年扩建,已经是比较繁华的中原大城,人口十五万,城郭外面有几座集市,这正是每月大集时,远远近近的村民、行商都赶过来,再有城里的市民来出售一些手工器物,集市里很是热闹。

太后饶有兴致看着人来人往:“刘使君治政甚佳,才几年功夫,就这样繁荣了。”

叶青笑着:“比不上洛阳。”

“这怎么能……”太后说着,又把话咽了回去

,默默捏着袖中玉玺,抱紧了女儿宁姬,望着车窗外面。

“这就是许昌么?城郭倒没变过。”

叶青笑了笑:“没钱修,且这只是临时……太后来过这里?”

“恩。”太后打量着说:“大概有二十年吧,哀家小时随家族北上到此,十岁已有了印象,那时还叫许县来着,城郭外空空荡荡。”

叶青扫一眼这些民居,随口说:“算起来是违章建筑,不过我上任了给规划迁移了下,给了些拆迁补偿,以后有钱了再在这外面修第三道城墙。”

“违章建筑……拆迁补偿……”多亏汉语独有的一脉相承,许多字放在一起就有着联想作用,太后仔细想想感觉字面意思能懂,但又费解。

“不是说没钱么?”

“做实事的钱我是有的,但知这城墙无用还修,这钱我是一分没有。”

“难怪都说玄德公仁德,在百姓中声望极高。”太后笑着说着,意味深长,这不修城墙,莫非是有信心许昌不受敌军威胁?

马车的速度变慢下来,赶集行人匆匆避让施礼。

叶青笑了笑,入城后第一件事,就是召集百官上殿叩拜太后,同时太后会正式宣旨,任命叶青。

得了豫州牧和荆州牧的名义,叶青就会立刻接管两州,有着抵抗者格杀勿论,接着就是整合大军――现在三万大军底子,立刻扩军到十五万不成问题。

下面就是连绵大战,和诸侯、和董卓……都要在战场上见分晓。

太阳下山,天色渐渐暗下来,叶青笑着一指:“太后,请入内城”

太后腰身挺直,下意识抚了抚衣袖,忽有一丝紧张,就似许多年前被选中,进洛阳城感觉一样。

她知道这是命运转折的感觉,心里暗暗感慨,不想自己还要有这一次。

再行一段,一座坚城耸立在众人面前,炊烟袅袅,映在夕阳中,隐隐见得一丝丝气相,这就是内城了。

鸾驾抵达内城城门,就有百官相迎。

甲兵林立,空气中弥漫着肃杀的气息,夕阳道道金光,落在车架上,让人人都沐浴在一种光辉中。

真正是百官,黑压压一片各色袍服的人群,见了太后车架,“轰”一声,齐刷刷的跪倒在地,高喊:“臣等拜见太后,拜见主公”

“愿太后千岁千千岁”

这一霎间,就见着丝丝气运冲起,又联成了一片,遍地腾起了赤雾,弥漫而来,叶青虽早有准备,还是身心一醉,不由在马上伸手答礼。

文官中徐庶外放在汝南郡任太守,这时作豫东前线的后勤支点,一时脱不开身,而郭嘉在豫东设计曹操军

武官中关羽、张飞尚屯兵在虎牢、张辽在洛阳待机而动,黄忠在谯县对阵夏候渊,周风也留在那面。

所以留守诸臣中,一边是以荀、荀攸、戏志才、纪才竹等人为首的文官队伍,一面是赵云、张方彪、洪舟为首的武官队伍,一个个文武英才,初具一个小小朝廷的气象。

太后听闻“太后千千岁”的喧啸,内心一阵阵激动,脸色变得潮红,不过见着叶青举手答礼,又扫看过文武百官,她能识人,顿时心里一惊,一种说不出是喜是惧的感觉,油然而生。

固原白癜风
南京妇科
宜昌治疗白癜风方法
固原白癜风好的医院
南京妇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