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兴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逆乱战神 第二百三十四章 玄琴消息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52:06 编辑:笔名

逆乱战神 第二百三十四章 玄琴消息

可这样一座岛屿竟然还有人,在这虚妄之海,在这黑色海水里,这似乎是个奇迹,

海岸线上,几十个人摇臂高呼,一张张疲惫不堪的脸颊上露出了最为真诚的笑容,

不多不少,正好三十七个人,三十七张幸福的笑脸,

萧月从船上御空降临,看着这些笑脸,皱眉道:“你们是谁,为何流放至此,”

三十七个人都笑了,其中一个女子走了出來,笑颜如花,一双漂亮的眼眸看着萧月,

一袭淡zǐ色的长裙,一张清秀可人的脸,一头黑色的长发规矩的编织成一只灵动的蝴蝶,

她并不是多么的出众,但她看起來就好像有种魔力,她能让你沉迷在笑容中,

据说,笑容永远是打破尴尬或者压抑的最佳“武器”所以她笑得格外灿烂,

梦萱并沒有回答萧月的问題,而是笑问道:“你一定是萧月,”

“哦,”萧月很好奇,“你怎么知道,”

“有人告诉我的,”

“谁告诉你的,”

“玄琴,”

闻言,萧月露出狂热的兴奋之色,“我师弟现在在哪,”

“他走了,”梦萱脸色暗淡了,过了一会又笑道,“但他告诉我们,你一定会经过这座海岛,”

萧月急道,“他有沒有留下什么话要你传达,”

梦萱摇了摇头,暗淡道:“他们什么都沒有留下,他们就走了,”

萧月脸色一变,“那他们去了哪里,”

梦萱又摇了摇头,道:“他们的速度太快,转眼便消失天外,根本无迹可寻,”

萧月脸色苍白了,踉跄地退了几步,手扶在一颗参天大树上,似已不知措辞,

这时,青虎从远处大船甲板上跨了过來,人已站在萧月的身后,

“怎么回事,”

萧月低着头,用手指了指浅笑的梦萱,“你问她吧,”

青虎还沒问,梦萱忽然开口,“想必你就是青虎吧,”

“你知道,”青虎一脸不解,转过头看着萧月,

萧月耸耸肩,道:“你不用这么看着我,我也觉得很意外,”

青虎真的不看他了,转过头又看着梦萱,问了一句萧月一开始问的话,

梦萱的回答还是一样,一点都沒有变,也不会因为换了一个人而去改变,

做最认真的自己,做最真实的自己,这也是她的宣言,

大船又开始缓缓前行,船舱由四人转变成五人,这个人当然是梦萱,其他人的待遇就沒有那么好了,

梦萱打量着灵禅子,打量着易薇,转过头又凝视着端着酒杯的两人,

她不再笑了,“我们本是前往炼狱中心,可谁想到遇到了一场大风暴,”

她看起來像是陷入了回忆,“那场风暴将我们的行船打翻,将我们逼的无路可走,”

“然后呢,”青虎看着杯中酒,漫不经心的问,

梦萱道:“这还不算糟糕,过了沒有多久,我们又遇到猎神一族的修者,遇到了那些恶魔,”

青虎道:“那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又是如何流放那座海岛的,”

梦萱沉吟着,又露出了笑容,“我们后來遇到了玄琴,是他们击杀了猎神一族所有的修者,”

萧月笑了,笑道:“我这师弟还是这么还出风头,”

闻言,青虎笑而不语,玄琴他们沒事就好,他也就放心了,

易薇忽然道:“那你有沒有看见我哥哥,”

“你哥哥,”梦萱不明白,“我不知道你哥哥是谁,我只知道猎神一族沒人能阻挡他们几人的杀戮,”

易薇安静了下來,看來自己哥哥已跟玄琴汇合,这样一來她也放心了,

海面浓雾绕缭,今晚本该星月灿烂,可这浓密的雾气阻挡了一切,海面昏暗无比,

萧月手里还是拿着酒壶,一个人站在船头上,凝视着前方黑色的虚空,以及淡淡的月光勾起的朦胧的海面,

这时,一个喝着酒手里提着一坛老酒的大汉摇摇晃晃地走了过來:“兄弟,在想些什么,”

萧月摇了摇头,道:“现在距离琉璃幻境还有多远,”

大汉道:“也沒有多远了,大约一天时间,”

萧月一笑,举起酒壶跟这大汉砰了一“杯”,两人愉快的喝起了酒,

喝了酒的人绝不会拘谨,话语也随着这酒劲涨了起來,就好像雨后的春笋,

大汉越喝越有劲,忽然道:“兄弟,令师弟实在是令我钦佩不已,”

“哦,”萧月大笑,又灌了一壶酒下去,

大汉回忆道:“当日那一剑着实天下无敌,一剑竟然灭掉了数尊大乘期修者,”

萧月笑得很开心,笑得也很灿烂,就好像这人实在夸自己一样,

顿了顿,他忽然道:“看來那场大战史无前例的恐怖啊,”

“可不是么,”大汉大笑,“虽然各自有负伤,但令师弟最后那一剑却灭了所有人,”

萧月笑了笑,看起來更加开心,这一个多月來,他今天笑的最开心,

长夜漫漫,天已蒙蒙亮,浓厚的雾气也消散了不少,

萧月竟然在甲板上睡着了,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就看到了一块大陆,一块他期待了近两个月的大陆,

琉璃幻境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充满了诗情画意,它只是一片树林,至于树林里究竟有什么,萧月他们并不知道,

杂草滋生,琉璃幻境的草比人想象的要高,这里的树林也比人想象的要粗大,

拨开齐肩的高的杂草,萧月跳上了一块大石上,举目四望,除了这些杂草就是参天大树,

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失望,在这片树林要想寻找玄琴他们,恐怕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,

阳光透过树林,残缺的微光洒在这片树林,人就像是蚂蚁一样行走在这灌木丛,

一进入琉璃幻境,三十七人彼此都分开了,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奇遇,

萧月三人并沒有阻止他们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自由,他绝不会无情到限制这些人的自由,

三人又开始缓缓走动,令人厌恶的杂草始终在前面阻挡着萧月,气的萧月差点放一把火烧了琉璃幻境,

青虎背着灵禅子,一个人走在后面,心情看起來同样烦闷无比,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老大究竟会不会在这里,”

“谁知道,只能慢慢找了,希望早点找到师弟,不然灵禅子怕是真的不行了,”

易薇忽然道:“还有十天

逆乱战神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玄琴消息

,我给他吃的药只能让他维持十天的生命特征,”

闻言,萧月摇了摇头,道:“能做的我们都做了,如果还找不到师弟,我们也沒有法子了,”

青虎点了点头,他也只能尽全力保住灵禅子性命,

树林里鸦雀无声,除了几人的脚步声,安静得简直不像话,且带有淡淡森然感,令人浑身毛骨悚然,

青虎拨开杂草,极其不满的冒出了一句,“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,”

萧月道:“岂止是一种折磨,我看这里简直就是吞人不吐骨头荒芜之地,”

话音刚落,前面不远处忽然传來一声厉啸:“啊…,救我,”

闻言,萧月大惊,脚下生风,人已箭一般的冲了上去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,

一具尸体躺在草地上,只有一具尸体,血还在流,从沒有头颅的脖子上流了出來,

萧月皱了皱眉头,这人死的很惨,胸口上纵横交错着十八道恐怖的伤痕,就好像被妖兽用牙齿咀嚼过,

“怎么样,出了什么事,”青虎两人紧紧跟了上來,凝视着躺在草地上的尸体,

萧月道:“这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咬死了,”

易薇叹了一口气,这段时间遇到的诡异事件,远远比她想象的要多,

她忽然抬起了头,无论谁盯着这么一具尸体,心里面难免会忍不住想要吐,

可就在她抬起头的一瞬间,她就看到了一双扭曲的眸子在盯着她,准确的说的应该看着她所在的方向,

一颗头颅挂在树干上,扭曲的眸子像是生前看到极其可怕的一幕,以至于他的眸子始终无法合拢,

看到这一幕,易薇再也忍不住了,一个人跑到树下吐了起來,可这一吐,她人顿时怪叫了起來,

难道树下又有什么令人害怕的东西,

萧月与青虎瞬间出现在她身边,拨开野草,一具同样沒有头颅的尸体躺在树下,

两具尸体同样的死法,唯一不同是,两人死亡的时间不一样,

青虎的脸色很难看,他忽然觉得一种不祥的感觉已笼罩了他的心头,已渐渐吞噬了他的心灵,

难道这是给他们的警示,难道这是要让他们止步于此,

萧月脸色冰冷,猛然冲天而起,借助高天,以此俯瞰他们身处的这片树林,

可是很快他就失望了,浓密的树干几乎遮住了树林,根本无法看清树林里面的一切,

他还不死心,方天血戟凭空而显,血光一闪,妖艳的血刃顿时从虚空上劈了下來,

这时,树林忽然生出一片淡白色结界,与此同时,一道黑色的闪电猛然从树林里蹿了上去,全力轰击在萧月胸口,

“噗通,”

萧月坠落了下來,直接砸在青虎脚下,黑色闪电仿佛无形的枷锁,令半空中的他无法御空而行,

萧月苦逼着一张脸,在修为被短暂的封印之下,从半空中掉下來,这种感觉绝不好受,

他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,幸运的是,随着他坠地,他的修为又解禁了,

易薇淡笑,“你可真幸运,居然沒把你给摔死,”

萧月苦笑,道:“这地方被人部下了一道结界,看來我们只能行走了,”

青虎笑道:“走就走,有啥可怕的,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,还在乎这点毛毛雨么,”

萧月耸耸肩,人已蹦了起來,

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治什么好
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是否好
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最好的大夫
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线
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线问答